巴黎的憂鬱

點閱:57

譯自:Le spleen de Paris

作者:沙爾.波特萊爾(Charles Baudelaire)著;亞丁譯

出版年:2012[民101]

出版社:大牌

出版地:新北市

格式:PDF,JPG

ISBN:978-986-87779-7-2 ; 986-87779-7-6


黯黯微光中,遊走在城市中孤獨卻自由的靈魂
由於波特萊爾,巴黎第一次成為抒情詩的主題

「人群與孤獨,對於一個活躍而多產的詩人來說,這是兩個同義語,它們可以互相代替。誰不會使孤獨充滿人群,誰就不會在繁忙的人群中獨立存在。
詩人享受著這無與倫比的優惠,他可以隨心所欲地使自己成為他本身或其他人。猶如那些尋找軀殼的遊魂,當它願意的時候,它可以附在任何人的軀體上。」

《巴黎的憂鬱》又名《小散文詩》,是一種詩意的散文,沒有節奏和音符的音樂。這裡所有的篇章都同時是首,也是尾,而且每篇都互為首尾。波特萊爾讓讀者可以隨意地把它切割,因為他不願把讀者倔強的意志繫在一根沒完沒了的情節線上。他寫道:「去掉『一節椎骨』吧!您將發現這支幻想曲的兩端會毫不費力地連接起來;把它砍成無數的小段吧!您也會發現它們每段都可以獨立存在、自成一體。我很希望這裡能有某些生動的段落能夠使您滿意、開心,所以才敢於把這整整『一條蛇』都奉獻給您。」

波特萊爾在作品中絕妙地運用了象徵主義的手法,具體而微地描寫城市中的眾生相,透過其充滿詩意的、樂曲般的、沒有節律沒有韻腳的散文:幾分柔和,幾分堅硬,幾分悲哀的描寫,令人更深刻瞭解城市生活的內涵和城市人的內在心靈世界。

「這還是《惡之花》,但更自由、細膩、辛辣。」他在此書中通過大家不太注意的小人物、生活瑣事,和出人意料的大膽誇張的想像,對世界做了無情、尖銳的剖析,打破了世俗的「醜美」界限。在藝術上,《巴黎的憂鬱》也如同《惡之華》一樣,體現著詩人新的審美觀點,字裡行間流露出詩人對美好世界的嚮往與對現實世界的無奈。

  • 譯序(p.6)
  • 給阿爾塞納‧胡賽(p.16)
  • 陌生人(p.19)
  • 老婦人的絕望(p.21)
  • 藝術家的「悔罪經」(p.22)
  • 討好者(p.25)
  • 雙重屋子(p.27)
  • 每個人的怪獸(p.33)
  • 瘋子與維納斯(p.35)
  • 狗和香水瓶(p.37)
  • 惡劣的玻璃匠(p.38)
  • 在凌晨一點(p.44)
  • 潑婦還是嬌女(p.47)
  • 人群(p.51)
  • 寡婦(p.54)
  • 賣藝老人(p.60)
  • 點心(p.65)
  • 鐘錶(p.69)
  • 頭髮中的世界(p.72)
  • 邀遊(p.74)
  • 窮人的玩具(p.79)
  • 仙女的贈品(p.82)
  • 誘惑或者愛神、財神和名神(p.87)
  • 暮色(p.93)
  • 孤獨(p.97)
  • 如此計畫(p.100)
  • 美麗的多羅泰(p.103)
  • 窮苦人的眼睛(p.107)
  • 英勇的死(p.111)
  • 假銀幣(p.119)
  • 慷慨的賭徒(p.122)
  • 繩子──給愛德華‧馬奈(p.128)
  • 天賦(p.135)
  • 神杖──給弗朗茲‧李斯特(p.142)
  • 陶醉吧!(p.145)
  • 「已經過去了!」(p.148)
  • 窗口(p.151)
  • 畫家的欲望(p.153)
  • 月亮的善舉(p.155)
  • 哪一位是真的(p.157)
  • 種馬(p.159)
  • 鏡子(p.161)
  • 港口(p.162)
  • 情婦的畫像(p.163)
  • 獻媚的射手(p.172)
  • 湯和雲(p.174)
  • 射擊場與墳墓(p.175)
  • 桂冠丟了(p.178)
  • 比斯杜里小姐(p.180)
  • 除了世界,哪兒都可以(p.189)
  • 把窮人打昏吧!(p.192)
  • 好狗──給約瑟夫‧史蒂文斯(p.197)
  • 結束語(p.205)